英国作家石黑一雄获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一位杰出小说家

澎湃新闻记者 石剑峰 沈河西 罗昕 高丹 张喆 程千千 实习生 竹君 2017-10-05 19: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17年10月5日下午1点,瑞典学院将201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
进入21世纪以来,石黑一雄是继奈保尔、多丽丝·莱辛和品特后,第四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英国作家。
瑞典学院给出的获奖理由是“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
“2017年获奖者石黑一雄的作品主要涉及下述几类主题:记忆,时间和自我欺骗。”瑞典学院说。
瑞典学院秘书莎拉·达纽斯形容石黑一雄的作品是简·奥斯汀和弗朗茨·卡夫卡的混合体,“但是你还得加进去一点马塞尔·普鲁斯特,然后稍稍搅拌一下,这才能得到他的风格。”她还这样评价石黑一雄,“他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作家。他不仅仅只看到事物的一面,他独自开拓了一整个美之宇宙,”达纽斯说她最喜爱的石黑作品是《被掩埋的巨人》,但她也说《长日将尽》(又译作《长日留痕》,the remains of the day),是一部“以沃德豪斯的小说开场、又以卡夫卡的方式结尾的杰作”。
“他对于了解过去有浓厚兴趣,但他不仅仅是一个普鲁斯特式的作家。他不光在重述过去,他也在探索你为了作为个人或社会而活下去所不得不遗忘的一切,”想起去年颁奖给鲍勃·迪伦所引发的喧嚣,莎拉·达纽斯又补充道,她希望这个决定可以“让全世界都满意”。她还说,“我个人无法评价,但是我们已经选出了我们认为绝对杰出的一名小说家。”
当BBC联系石黑一雄时,他表示瑞典学院还没有跟他联系,所以他还不敢确定消息的真实性。他说:“这对我而言是无上的荣誉。它表明我已经跻身于在世的最伟大作家之列,因此这是极高的赞扬。”
石黑一雄说他希望诺贝尔文学奖能成为向善的动力。“我们的世界正处于一个不确定的时刻,我希望诺贝尔的所有奖项都能像这一刻一样,成为推动这个世界向积极一面发展的动力。”“在今年这个如此不确定的时刻,世界处于一种不安的气氛之中,如果我的获奖能为世界的积极走向做出一点贡献,我将非常感动。”
代表作《长日将尽》
以日裔英国作家的身份获奖,石黑一雄难免会被拿来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比较。在媒体上,石黑一雄一直不是热门获奖人选,而村上春树却已经成了诺贝尔文学奖的陪跑王。
这两位日本作家其实惺惺相惜,村上春树在公开场合说过,他喜欢石黑一雄,尤其是他的《别让我走》,他曾说,“《别让我走》出版时,我正好住在英国剑桥。我读了英文版——我的第二语言就是英语。我花了四五天时间,因为我必须要读得非常仔细。要是日文版的话,我大概一个下午就搞定了。这本书让我浮想联翩。好书就是这样的。这是一种生理感受,就像有人在用力挤我一样。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我小的时候经常感受到这种感情,长大以后渐渐少了。但是,这本书再次给了我这种感受。这是生理上的,我非常喜欢。它还给了我一种被隔绝的感受。灵魂和心灵偶尔是应当隔绝一下的。你需要,我也需要。我从这本书中得到了这一点。静,美,又有点令人恐惧。“
石黑一雄也在公开场合说过,他喜欢的日本作家只有村上春树一位。
对于自己的写作,石黑一雄曾说,“我的很多作家朋友都从剧本、新闻、旅游手册中找到了创作灵感,但我对这些并不关心。我的写作只关乎我自己,我写作那些我不得不去写的东西。”
《别让我走》,译林出版社
原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陆建德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石黑一雄,他实际上是英国味道特别重的,也写过日本的东西,但是他更多的像一个英国人。石黑一雄得奖有一点出乎意料,他是一个非常细腻的作家。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过他。他是英国籍的,所以出乎意料。因为英国籍的最近十几年得诺贝尔奖的偏多了。石黑一雄,我看过他的小说,他是个非常老练的作家,他的叙述对象极其丰富,考虑历史问题多角度,我看过他的《长日将尽》,写得特别好,他对英国的生活了解得太细致了,里面讲一个管家,男管家是负责人,英国大家庭,男管家跟女管家关系非常细腻的。还有《上海孤儿》讲这个战争期间的上海,中国孩子跟日本孩子的微妙的关系。日本作家的写作都是比较敏感、克制、含蓄的,石黑一雄的这一点可能受日本影响。石黑一雄对战争、文化非常敏感,他在英国作为一个外来、少数族裔写作者,对跨文化跨种族的关系比较敏感。尤其你们去了解一下他写的《上海孤儿》。”
陆建德还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他向读者推荐石黑一雄的近作《被掩埋的巨人》,“我非常推荐大家去阅读一下他的《被掩埋的巨人》,这本书借奇幻史诗的外衣探讨了一个沉重的话题:民族与个人在面对历史宿怨时应当如何在记忆与宽恕间做出抉择。”
《上海孤儿》,译林出版社
《当代英国小说史》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瞿世镜曾对当代英国小说家的作品特色进行解读,其中就包括石黑一雄。在他看来,如果说拉什迪是以狂放不羁的想象力和绚丽斑驳的色彩令人眼花缭乱,石黑一雄就是以细腻入微、简朴淡雅取胜,“他的风格令人想起浮世绘、书法、园艺等日本文化所特有的内在气质。”
“石黑一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是一个东方人,他有东方文化情结,但他是用英语写作的,这是不同文化融合的结晶。”瞿世镜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其实他对石黑一雄今年获奖还有些意外,“石黑一雄在英国文学中的知名度并不低,但他很多作品受到欢迎的时代比较早。所以他在这个时间节点获奖,也是我之前没有意料到的。”
“但我想石黑一雄今年能够获奖,会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他写的小说很有思想深度,在表述方面有很大特长;第二,他亲自用英语写作,作品会比翻译本更亲切。比如莫言的小说要得奖,那必须要有好的译本,石黑一雄就没有这个问题。他的英语非常好。因为他本身不是英国人,他的 ‘好’又有一种 ‘特殊的味道’。”瞿世镜相信,石黑一雄的获奖会带动人们对当代英国小说展开更深入的研究,让更多中国读者去了解当代英国小说的发展。
在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外语学院王卫新教授看来,石黑一雄得奖,不会有人问是谁,也不会有人问为什么,这不是一个意外。因为他是老作家了,并不让人觉得陌生,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作家。他的写作主要是一种世界主义的主题,“他前两部小说主要还是写日本本土的,他没有在日本生活的经验,五岁就离开了。但是从1989年之后,他也没有特别多的刻意描写少数族裔身份的东西。”
“石黑一雄曾在采访中说自己比英国的更英国,因为他一直是在英国读书,英文也非常地道的,也就是他其实至少是没有刻意地去写文化冲突或者文化融合的这种主题。石黑一雄的写作从1989年开始,就写一种非常地道的英国题材,有点像当年奥斯汀的那种风格,非常注重英国的风景,乡村风景。”王卫新认为,“从一个角度看,石黑一雄可能重新审视了英国最有代表性的东西,一个就是乡村的风景,另外一个是《长日将尽》里男管家那种东西,这个是我觉得他在英国立足的最重要的一种东西。”
石黑一雄的作品在中国多有出版,比如他的代表作《别让我走》《长日将尽》等,他的最新小说《被掩埋的巨人》也已经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最新作品《被掩埋的巨人》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石黑一雄的中文版作品大部分都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黄昱宁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的作品主要作品都在我们上海译文出版社,我们觉得很高兴。我们这里应该没有人接触到他本人,他性格不是属于很喜欢和外界接触那种,抛头露面的机会据我所知不是很多。他的作品在同等的诺奖候选人中量不是很大,但是是很有特点的,从一开始的少数族裔的姿态,他是日本人,但在英国成名的,他的很多作品完全写的是英国人的事情,印象最深的是很多人说他英语写得比英国人还要英国人,他不是一个生在英国的作家,他的母语还不是英语,他后来的作品又转到科幻这边,视野就变得更加大了,关注全人类的命运,我觉得是符合诺奖的方向的,他一直在一个很长的名单上,但是又不在热门人选上,从我们搞英语文学的人中来说,我们是不意外的。”
石黑一雄跟上海也有一定的渊源,他在小说《上海孤儿》(When We Were Orphans)中讲述了一个在上海出生的英格兰侦探于1930年代重返上海去侦破他父母失踪的罪案的故事。在战争的阴霾之下,他找寻着他父母一生留下的线索。石黑一雄后来回到上海创作墨臣·艾禾里电影公司的《伯爵夫人》(The White Countess)(2005)的剧本,该影片讲述了双目失明的美国外交家(拉尔夫·费因斯饰)和一位因政治风波被困上海、以有偿伴舞为生的白俄流亡者(娜塔莎·里查德森饰)的故事。
按照惯例,诺贝尔文学奖都是在每年10月的第二个周四揭晓,一般都在10月10日左右,有时候也会因为瑞典学院评委们对最后结果有分歧,导致揭晓时间延期。所以,2017年是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最早的一年。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折合约740万元人民币,比去年奖金多出100万瑞典克朗。
诺贝尔文学奖由瑞典学院的院士评选,去年他们将文学奖颁给了美国音乐家迪伦,颁奖原因是他“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开创了新的诗意表达”。然而迪伦对于领奖十分逃避,并且起初他没有接受这一荣誉时,被瑞典学会成员韦斯特伯格斥为“傲慢无礼”。这次选择一名获得了包括布克奖在内的一系列荣誉的作家,至少能平息鲍勃·迪伦得奖引起的一部分争议。
上海译文出版社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最大赢家,该社拥有大部分石黑一雄作品中文版版权。而在此之前,译林出版社也曾出版过石黑一雄的部分作品,比如代表作《别让我走》,但该社这几年已经放弃这些作品的中文版权。
译林出版社在其微信公号回答读者提问时,调侃自己说:“鄙社坚持多年后,放弃了版权。”所以诺贝尔奖不仅考验作家的年龄,也在考验出版社。
附:石黑一雄小传
石黑一雄,1954年11月8日生于日本长崎。
1960年,石黑一雄的父亲石黑镇男,被供职的英国北海石油公司派往英国,5岁多的石黑一雄跟随父母搬至伦敦附近的吉尔福德。
1973年,石黑一雄高中毕业,前往美国和加拿大游历一年,他当时的梦想是当一名歌手,崇拜的偶像鲍勃·迪伦,在北美期间,他做过一个名为Queen Mother乐队的鼓手,并给多家唱片公司寄去了自己的创作小样。
1974年至1978年,石黑一雄在英国肯特大学学习英语和哲学。
1979年,他开始在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进修创意写作研究生课程,在这里,石黑一雄结识了英国女性主义小说家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
1980年,石黑一雄研究生毕业。
1982年,石黑一雄获得英国国籍。
1983年,石黑一雄的第一部小说《远山淡影》出版,讲述在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
1986年,石黑一雄与社会工作者劳娜·麦克道盖尔(Lorna MacDougall)步入婚姻殿堂。两人是在西伦敦诺丁汉的一次为无家可归人士举办的慈善会议上相识。
1989年,石黑一雄以《长日将尽》获得英语文学里享有盛名的“布克奖”。小说通过一个英国管家的视角来展现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中上层社会的生活。1993年,根据《长日将尽》改编的英美合拍电影《告别有情天》上映,该片由詹姆斯·伊沃里执导,艾玛·汤普森、安东尼·霍普金斯领衔主演。在1994年的奥斯卡金像奖中获得包括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奖在内的8项提名。
除了《长日将尽》外,2005年出版的小说《别让我走》也于2010年改编成同名电影。此外,根据其原创剧本《伯爵夫人》(The White Countess)拍摄的电影于2005年上映。
2016年,在英国脱欧公投前后,英国社会上反移民的仇恨犯罪频发,身为移民的石黑一雄多次在媒体上撰文谴责仇恨犯罪。
至今石黑一雄发表了七本小说,四部影视剧本以及五个短篇小说集,并为多支流行单曲谱写歌词,如“The Ice Hotel”“I Wish I Could Go Travelling Again”“Breakfast on the Morning Tram”等。
人生大部分时间生活在英国,现年62岁的石黑一雄不愿将自己归为一名日本作家。在1990年的一次采访中,他说:“如果我给自己起个(英国化的)笔名,并让别人穿上我的夹克拍证件照,我想就不会再有人说:‘这人让我觉得是个日本作家’。”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2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