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足球居然死于青训,克鲁伊夫的“十年诅咒”应验了

张阳源/仰卧撑足球 2017-10-12 18: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荷兰队,最后只剩下了罗本。
这不是荷兰足球第一次缺席世界杯,但却是最绝望的一次。
如果2002年无缘韩日是范加尔“大意失荆州”,那么现在的“无冕之王”就是步步堕落:从无缘2016年法国欧洲杯,到世预赛小组第三,“大萧条”时期,已经到来。
国家队的成绩陨落,一定是球队人才培养体系,以及国内联赛的质量出现了大问题。
荷兰足球是赞扬天性的,但当罗本真正说出那句再见,他们在欧洲科学的足球养成体系中,泯然众人。
斯内德、范佩西、罗本,荷兰足球最后的巨星。
青训凋敝,流水线的标准化产物
荷兰足球在任何时代都拥有巨星,除了现在。在2010年以后,人才匮乏,青黄不接是不争的事实。
在现在荷兰队首发阵容中,再也找不到当打之年的成名顶级球星,“无冕之王”还需要靠罗本这样的老将苦撑门面。剩下在豪门效力的,也只有接近老去的布林德和平庸的维纳尔杜姆。
事实上,就是在“神棍”组合之后,荷兰阵中的“85后”球员,质量明显与前辈们存在巨大差距,甚至不如“90后”的小弟们。
去年10月,荷兰主场0比1输给法国队的世预赛中,首发阵容中竟无一名“85后”球员。反观法国队,前场攻击组的4名球员全部出生在1987-1989这个时间段。
在过去,以阿贾克斯为首的荷甲球队青训营,代表着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最为先进的球员培养体系,重视球技与球商的二元训练法在全世界风靡一时,但如今却早已偏离原有的轨道。
进球后,荷兰球员毫无喜色。
英国足球媒体《世界足球》的荷兰记者克拉斯·扬·德罗巴特曾经谈过这个问题:
“现在的荷兰青训过于重视技术的训练,而忽视了现代足球所倚仗的身体素质训练,就这点来讲,荷兰已经算不上是青训大国。他们修了很多人工草坪,却不想着怎么让孩子们更强壮一些。”
在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曾经效力巴萨的边锋阿费莱,他的职业生涯在经历过几次重伤之后,最后只能混迹斯托克城这样的英超中下游球队,令人唏嘘。
而正因为在身体方面吃了亏,荷兰足球又开始了“肌肉训练”,培养了一系列高高大大,但踢球一板一眼的年轻队员。这些球员都有一身腱子肉,但也只是流水线的标准化产品。
“教父”克鲁伊夫对于衰败也早有预示,在2007年自己的一篇专栏中,他就曾经表示说这样一番话:
“荷兰足球对于年轻一代球员的培养,早地重视了战术纪律的养成,忽视对于球员各环节的精心雕琢,长此以往很可能会自食其果。”
2010年世界杯亚军、2014年世界杯季军,这支经典荷兰队远去了。
被“玩坏”了的年轻一代
在以往,荷兰的巨星们都是在本土赛场扬名立万才“大出天下”,但博斯曼法案的出台,摧毁的不是球队的青训建设,而是年轻球员的心智。
在球员的流动性加大之后,年纪轻轻的荷兰新生代鲜有能在主流联赛立足的案例,只能在板凳上面蹉跎岁月,泯然众人。
巴西世界杯后,顶着荷甲最佳射手登陆曼联的孟菲斯·德佩在球场外玩得兴起,负面消息层出不穷。穆里尼奥上任之后,他只能远走里昂。
在盛产射手的“低地之国”,前锋人才也已断档。
希望之星范沃尔夫斯温克尔曾经在里斯本竞技一个赛季打入14球,但登陆英超之后水土不服,只能回归维特斯寻找状态。随后一个赛季,再度委身瑞士联赛。
目前荷兰队主力前锋杨森,更是在热刺被凯恩、孙兴慜死死压住,最终租借土耳其联赛寻找机会。
博斯曼法案,让缺乏财力的荷兰足球无法吸引年轻的人才加盟,进一步降低了联赛质量。罗纳尔多和伊布的故事只能停留在回忆中了。
老布林德无奈下课。
内讧,荷兰足球的看家本领
在巴西世界杯后,荷兰队的主教练就如同走马灯一般。
2014年夏天,由于范加尔要前往曼联执教,荷兰足协将教鞭交给了老帅希丁克。
在2016年欧洲杯扩军的大前提下,荷兰队所在的小组算不上难度超高的死亡之组,甚至不如此次世预赛,但荷兰依旧没有突围,希丁克要负很大责任。
首先是球员的选择。希丁克在用人方面愈发保守,基本沿用了范加尔时期的主力阵容,却无视几位老将状态不佳和新人表现乏力。
而在战术方面,希丁克选择回归4-3-3的全攻全守,但荷兰队球员能力已经无力支撑这种先进的战术。
要知道范加尔在世界杯变阵3-5-2就是因为球队的整体实力不足而放弃了全攻全守,转而用更加具有侵略性的防守反击战术,但希丁克把这一切都推倒重来。
然后,荷兰足协做出了更糟的决定。
失望的荷兰全队。
希丁克的接任者老布林德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反而更加凸显出了荷兰足协的平庸。
老布林德并不是一名有着丰富执教经验的教练。教练组人员更迭,他只有逆来顺受,足协做出的决定他无力改变,究其原因是他和技术总监范布鲁克伦始终意见不合,他得不到足协有力的支持。
老布林德上任后,又把球队的战术拉回了实用主义,开始重用本国联赛的年轻球员,虽然实力平庸,但起码还能踢得上球。同时,他弃用了前往土超踢球的范佩西,可球队的核心人物依然是高龄的罗本和斯内德。
只可惜,和法国的天才横溢相比,平庸已经毫不顶用。甚至就连没了伊布的瑞典,都有福斯贝里、林德洛夫这样的新星,而荷兰队却是“nobody”。
今年3月输给保加利亚是压倒老布林德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场比赛的首发中后卫,创下国家队最年轻出场纪录的马泰斯·德莱特除去和马泰森名字相近之外,无一点和前辈相似之处。
依旧为球队高歌的荷兰球迷。
“失明”的荷兰足协
作为荷兰足球发展的决策组织,荷兰足协并没有在这10多年间起到什么积极作用,他们甚至选择了自欺欺人这一方式。
2014年世界杯上,荷兰队已露衰相,但成绩掩盖了一切。但足协在世界杯之后却依旧“夜郎自大”地认为自己是世界顶级球队。
而相比于德国、比利时等倾全国之力用于青训,出台关于青训的硬性规定,荷兰足协把一切想得太简单。
一位取得荷兰足协教练资格证书的年轻教练曾表示,足协的教练员课程安排相当浅显,教练这个职业的入行门槛太低,一些1994、1995年出生的球员甚至就已经手握教练资格证,他们只能买德国足协的培训教材进行自学。
荷兰足球曾经玩得最溜的小技术培养,类似3V3,5V5等,也在被德国、比利时学去后毫无优势。
对于橙色郁金香,如果没有克鲁伊夫式的人物带来大刀阔斧的改革,也许今后我们只能习惯一支三流的荷兰队了。
(本文系“仰卧撑足球”独家供稿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荷兰足球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